田文昌:真正形成法治思維的習慣

時間:2019-10-28 來源: 作者:田文昌 瀏覽: 打印 字號:T|T

湖人vs鹈鹕 www.hcryb.club   本文根據田文昌律師在北京大學國際法學院2019年畢業典禮上的致辭整理。


  田文昌律師在北京大學國際法學院2019年畢業典禮上致辭


  各位同行、各位來賓、各位同學,大家下午好!


  非常榮幸得以應邀參加今天的盛典。首先要說的是祝賀大家,可以在畢業之后奔向自己的輝煌前程。北大國際法學院的教學方式主要是美國J.D.培養模式。這種方式培養的學生可以說是律師的搖籃。我非常希望北大國際法學院這種創新式的辦學,可以不斷地培養出一批批優秀的中國律師來。這是我對大家衷心的祝愿。


  在畢業之際,我想給大家提出一點擇業的建議。每個年輕人都充滿了幻想,都對自己的前途躍躍欲試。法學院的同學畢業后,面臨的是名利、地位等各種誘人的召喚。這種召喚很誘人,也是每個人所應當向往的。我鼓勵支持大家,但同時我想給大家的建議是,由于每個人的環境、機遇等不同,所以對年輕人而言,不是要千篇一律的比地位、比名聲、比利益,而是看哪一種職業更適合自己,哪一種崗位更能發揮自己的人生價值和社會價值。多年來,我一直給我的學生們這樣的建議、這樣的鼓勵。任何人,一旦他在人生的征途中,找到了真正能夠最大限度實現自己人生價值的崗位,無論他(她)有沒有地位、名聲、或者多大的利益,他(她)都是成功的、是幸福的。恰恰是這種抱著平常心的人,往往能夠取得更大的成就。我常常對年輕人說,世界就是這樣的奇妙,想得到的往往得不到,得到的卻往往想不到。跟大家說實話,我今天所得到的,從來都不是我想到的,我從來都沒有想到過。但只要你努力了,你奮斗了,就一定會有收獲。


  滿教授問我今天講什么主題,我說就簡單談一談對法治理念的深層思考。為什么要講這個主題?首先,我要跟各位同學提出一個問題,這個問題你們可能很吃驚,甚至很不愛聽。我想提的問題是,你們即將從這么高層次的學府畢業,你們得到了祝賀和祝福。但是,你們有沒有想過,你們在理念上、思想上,真的畢業了嗎?一個法學院的學子,學了豐富的法學知識,是否等于他真正的畢業了?是否等于他真正成了一個合格的法律人?NO!很多人并沒有做到這一點,這就是我今天要講的一個很重要的話題,在中國尤其如此。為什么?理由很簡單,我們法治的歷史太短。大家都知道,中國的法治建設到今天,整整四十年。四十年之前,在中國的環境里是談法色變,在人們的概念里基本沒有法的地位。


  改革開放四十年后,我們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。我們的律師從無到有,到四十幾萬之眾,這都是有目共睹的。但是,在四十年后的今天,當法律的概念人人皆知的時候,法治的理念有沒有真正地深入人心?這正是我們正在擔憂的問題。最近一段時間,我一直在反思這個問題,因為我在人們的日常生活當中、在工作當中,經常遇到一些現象。很多人,包括我們的法律人在內,包括法學學子,包括司法人員,包括法學教授,很多人都沒有走出人治的思維模式,沒有真正形成法治思維的習慣,這是一個值得深入討論的問題。法治體現在你身邊各種大大小小的事務中,對這些事務的反應體現出你的思想方式到底是哪一種。


  比如說,在你處理事務的原則中,潛意識中優先反映的是規則意識還是道德意識?中國社會很多人的思想中首先反映出來的是道德意識,不是規則意識;或者理論上有了,但還是沒有形成思維的習慣。


  再比如說,當我們權衡利益時,優先反應的是公平意識還是自我意識。一個法律意識很強的人,第一想到的是公平。但我們周圍的人,包括法律界的許多人,想到的會是自我。因為我們多年來的計劃體制中欠缺市場經濟,沒有市場經濟,就難以形成公平思維的習慣。


  在你遇到爭議的時候,腦海中首先閃出的是契約意識還是權力意識。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,很多人遇到爭議時,第一想到的不是法律之下的契約,而是找關系等的權力意識。


  再比如,當我們的私權和公權遇到沖突時,是私權優先還是公權優先?很多人往往都是只想到公權,忽略私權。這種現象存在并不奇怪,可悲的是,我們很多法律人自身也沒有擺脫這種意識。前幾年李克強總理講了一句非常經典的話,體現了他是一個法律人出身,他講:“公權力,法無授權不可為,私權力,法無禁止即可為?!閉餼浠笆欠ㄖ嗡嘉木?。但到今天為止,有多少人能夠深刻理解這句話,能夠按照這個思維方式思考問題?


  又比如說,在評價一個敏感案件的時候,民意和法律兩者之間的關系是沖突的還是一致的?前幾年,我們一直強調司法要遵從民意,這個說法沒錯,我是堅決支持的。但問題是,這個民意如何體現?個別的民意、部分的民意和整體的民意又是什么樣的關系呢?我記得有一位美國的大法官說過,我在審理一個案件時,法庭外面可能有500人抗議,但我怎么知道遠處是不是有5000個人支持呢?民意不應該是體現在個別或者部分人身上,而應該是體現在立法上,立法是民意的最大體現。只有嚴格尊重法律依法辦事才是真正的尊重民意。如果我們混淆了個別民意和普遍民意的關系、個別正義和普遍正義的關系,也就混淆了法治與人治的界限。


  在權力與法律的關系中,是法律制約權力還是權力左右法律?這個問題表面上大家都會回答,是法律制約權力。但是在具體運作的時候,有多少時候是反其道而行之?在出現反其道而行之的問題的時候,又有多少人又會出來糾正?或者說在這種情況下,作為法律人有沒有盡到一個法律人應該盡到的責任?如果沒有,又說明了什么問題?


  在社會治理和管理學的理念中,是人的因素第一還是制度的因素第一?我們不妨想想,我們周圍的很多現象發生時,我們第一想到的是人,人怎么辦?人怎么提高覺悟?人怎么加強教育?人怎么管理好?而很少想到的是制度。但制度因素優先是法治的思維,人的因素優先是人治的思維。這個問題,仍然需要重視。


  在社會變革的過程當中,是靠人來改變制度嗎?還是靠制度來改變人?一個好的制度,可以把壞人變好。一個壞的制度,也可以把好人變壞。這說明,制度是第一位的。但是我們在現實生活中,往往會把人的作用擺在第一位。有人就堅持說,制度是人定出來的,好人才能制定好的制度。所以,人比制度更重要。這又是怎樣的思維方式?


  再問一句,好人治理、能人治理和法治是個怎么樣的關系?我們在改革開放之前的30幾年,實際上強調的是好人治理、能人治理。那個時候在我們國家沒有什么管理學的專業,沒有這個概念。現在到處可見的MBA、EMBA,過去我聽都沒有聽說過。當時沒有這些概念,好人就行。他是活雷鋒,是勞動模范,是英雄,他無私奉獻,他舍己為人,他就可以管理這個國家,管理這個社會。以至于文革期間,有些勞動模范因為其表現優秀就可以擔任國家級的領導職務。我在上小學的時候就有這種印象,我只要好好學習,我只要是好學生,就可以做最好的領導。多年來我們已經形成了這樣的思維方式和行為模式。那我們作為法律人,有沒有深入思考這個問題?怎么樣才能從好人治理、能人治理,轉向法治呢?


  最后我還想提出一個問題,可能有點尖銳,會有爭議。法治的基礎是性善論還是性惡論?古人就說,人之初,性本善。我們中國人在性善論這種教育中走過了幾千年,我們相信人的本性都是好的。所以,我們反對資本主義國家那種自私的、只顧個人的舊思想。我們反對AA制——AA制太小氣了。我們反對立遺囑——就那么點錢還立遺囑,連親情都沒有了。我們到今天為止有些人還反對簽合同、寫借條,說都是太沒有情誼的人才那樣做。那么后來呢?現在我們很多人都接受了AA制,接受了立遺囑,接受了合同,接受了借據……但是,到今天為止,仍然還有很多人缺乏這種意識,很多企業當中,幾個億的資金可以一個電話一句話就可以調用,不留任何證據。有的人借錢寫借條說你這個人不講交情,太不義氣。然而事后,卻出現了一系列問題。我親手辦過大量的案件,就是在當先君子后小人的行為發生以后,出現了問題。當真正的利益沖突暴露出來以后,殘酷的斗爭慘不忍睹,夫妻反目,父子成仇,兄弟相殘,不擇手段。這就是相信人性善的結果,這就是反對、忽視規則意識的結果,說到底就是人治意識的結果。現在我們走出來了嗎?沒有真正的走出來。


  我認為,人性當中,善和惡都是有的。不能簡單地說就是性惡或是性善。但是按照法治的原則來解決,能夠喚起性善的一面。如果沒有法治,那么性惡的一面就會爆發。我認為,性善論是人治的基礎,性惡論是法治的基礎。


  那么,如果作為一個法律人,我們不能搞清這些基本的原則,如果我們不重視規則意識,如果我們思維方式不轉變,我們能稱之為一個真正的法律人嗎?


  為什么會出現這種情況?我簡單講講,因為中國社會幾千年來,是個人治社會。


  中國歷史上就有儒法之爭,儒家思想是以孔子為代表的所講的是道德統治。而以韓非子為代表的法家強調的是以法律制度來管理社會,但是這里講的不是治理的治,而是制度的制。法家強調的是用法律作為一種手段來管理人民,而不是管理統治者本身。那種法制和今天的法治完全是兩個概念,它是一種統治的手段而已。所以,儒家和法家都不是法治社會。


  那么,為什么一定要走向法治的思維,這里有一些很關鍵的問題,我提出這個問題,希望大家能深刻地思考。最核心的道理,是法治比人治更可靠。為什么?


  人的意志是個體的,而法律的原則是整體的。因為,法律所體現的是全社會公眾的整體意志。


  人的意志是可變的,而法律的原則是確定的。因為,意志一旦形成法律就不能隨意更改而必須遵照執行。


  人的意志是功利的,而法律的原則是公平的。因為人都是有功利心的,不可能人人都會大公無私,毫不利己。而法律則必須建立在公平、公正的原則之上。


  人的意志是莫測的,而法律的原則是公開的。因為,公開的法律才有普遍的約束力和公信力。


  鑒于以上列舉的這些問題,我們可以看到,為什么我們要走向法治,為什么要擯棄人治。中國進行改革開放后四十年后的今天,我們在反思這個問題的時候,應該更深一步。要從我們身邊的一切事務來思考,我們是不是真的走出來了人治思維的影子,形成了法治思維的習慣。從人治走向法治,是現代社會的必由之路。那么問題在于,我們如何走向法治?作為一個法律人,必須思考這個問題?;蛘咚?,只有具備了法治思維習慣的人,才能稱之為真正的法律人。如果我們到現在還沒有思考好這個問題,還沒有真正形成法治思維的習慣。那么,即使拿到了學位,也不能稱之為一個真正的法律人。


  這就是我對大家的期望,殷切的期望!


  謝謝大家!